document.write('
')

首页> 新闻中心>文章正文

历时一个月,奔波千公里,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志愿者为抗美援朝老兵摄制“合

  “这张志愿军老兵的大‘合影’太珍贵了!”

  “原来咱们身边有这么多志愿军老英雄,可不能忘了他们!”

  “向英雄们致敬!”

  新年前夕,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举办的“纪念抗美援朝战争主题图片展”中,一张特殊的抗美援朝老兵大“合影”照片受到广泛关注。

  大“合影”照片中的87位老人都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平均年龄超过90岁。他们身着志愿军军服,胸前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尽管老兵们年事已高,但依然精神矍铄,散发着军人特有的精气神。

  为老兵存照刻不容缓

  摄制这张大“合影”照片的发起人是杭州市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项目负责人薛余华。

  薛余华是一名退役军人,对志愿军老兵有着特殊的情感。2021年初,他联系区慈善总会,成立了“富阳区志愿军老兵关爱基金”,组织筹划了探访行动、光明行动、助养行动、心愿行动、冬衣行动、老兵故事会、生日祝福行动等7项关爱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提醒更多的人不忘抗美援朝历史,不忘感恩英雄,珍惜和平生活。”薛余华说。

  走访调查中,薛余华发现,不到1年时间就有10位老兵先后离世。当时正值电影《长津湖》热映,耳闻目睹身边的朋友、家人都在崇拜敬仰电影里的英雄,而身边的老英雄们却在悄然离开。这令他感慨万千、痛心不已。

  “有不少老兵拿着黑白军装照,为我们讲述当年的战斗经历。他们都非常怀念自己的军旅生涯,想念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有人提出希望穿上老军装再拍一张彩色照片,也有人提出想见一下当年的老战友。考虑到老兵们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我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为老兵们每人拍一张军装照,再将这些照片制作一张‘合影’,让他们在照片中团聚。”薛余华介绍。

  说干就干,为老兵存照刻不容缓。在薛余华的组织下,由当地著名美术编辑何荣发、摄影家何利利和华玲娟组成的志愿者摄影团队迅即成立。

  马不停蹄完成“合影”

  据了解,富阳当时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共89位,平均年龄90岁以上。不少老兵已是95岁以上,还有的常年卧病在床,要想让他们在一起拍合照,几乎不可能。可行的方法是先为每位老兵拍摄单人照片,后期通过技术合成在一起。

  合影行动于2021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纪念日这天正式启动。近百位老兵,分散在富阳区各个乡镇街道,这要跑多久?薛余华一跺脚:跑,要快速地跑,更要科学地跑。他和几位摄影师反复研究拍摄方案,最后决定按照老兵们居住分布、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兵分几路分头完成前期单人照片拍摄。

  但是,这么多老兵最后要合在一张照片上,还要显得自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因为在照片中位置不同,拍摄角度也不同,而且在最前一排的,还得坐在统一的椅子上拍摄。为此,他们根据前期掌握的部分老兵身体、身高等情况,确定了每个人在“合影”中的位置。

  在之后的日子里,何荣发、何利利、华玲娟以及志愿者们,先后来到新登、万市、洞桥、胥口等富阳16个乡镇(街道),总行程将近1000公里,终于完成了87位老兵的单人照片。至此,“合影”的前期准备工作基本完成。

  “不留遗憾”中也有遗憾

  在跟进拍摄过程时,一张“花絮照”让人泪目。照片中,一张板凳放在床上,摄影师何荣发站在上面,旁边的志愿者帮忙扶着凳子。而何荣发的镜头正下方,是身着军装躺在床上的老兵王泉元。

  因常年卧病在床,王泉元不能起身拍照,但是从他的眼神中,何荣发读到了老英雄心底的渴望。“我们不希望留下一点遗憾。”何荣发说,也正是抱着这一信念,他想到了以床为背景来拍摄。

  最终,在家人的配合下,王泉元换上军装,躺在事先铺好背景布的病床上,用尽力气挺直身体,摆正头,双眼紧盯着上方的相机镜头。随着“咔嚓”声响起,镜头被定格,照片中的老人仿佛重新站了起来,炯炯有神地望向前方。

  “不留遗憾”,这个词在拍摄行动中时常被提起。也正因如此,许多困难都被一一克服。等到行动收尾之际,除了2位老兵因个人原因放弃拍摄外,其余87位老兵已经拍摄完成86位。

  最后拍摄的这位老兵名叫庄正福。他常年在外地住院,志愿者联系到他的家属时,他正躺在病床上,鼻腔还插着呼吸管。由于疫情原因,摄影师无法到医院现场拍摄。眼看着“合影”即将完成,但庄正福的位置却还空着。

  最后,何荣发同庄正福的家属加了微信,远程一遍遍指导老人家属用手机反复拍摄,何荣发最终选出了一张满意的照片。

  尽管如此,“合影行动”依旧留下了一个遗憾。在后期成片过程中,第三排左起第二位老兵章志兴还未看到照片,就因病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