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首页> 新闻中心>文章正文

《个人信息保护法》开始实施 我的信息我该如何做主?

  目前,中国网民的数字已经超过了10个亿。大家一方面享受着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便利和好处;但另一方面,个人信息随着手机,飘散到四面八方。如果个人信息不能得到很好保护,手机就变成了“手雷”——随时会炸响,给我们带来危险。这个问题大家讨论已久,焦虑已久。11月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开始实施。包括过度收集个人信息、滥用人脸识别、大数据“杀熟”、个人敏感信息等等方面,法律都开始有了明文保护与制约。但是有了法,我们的个人信息保护就从此走在安全的大路上了吗?有了法,又如何更好地落地?《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我的信息,我如何做主?

  谁在擅动我的个人信息?!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在逐渐拉开序幕提前预热,不少用户把心仪的商品放入购物清单中,等待价格降到更低时再下单购买。然而借着网购平台方的活动机制,各商家更是一早就如火如荼地打起了自家算盘。

  大学生 彭玲:我在“双11”的时候收到很多手机短信,一天可能收到好几条,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信息,然后去看,是各种商家给我发的短信,其中有些商家我还没有买过,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我不知道这个行为算不算犯法,但我只觉得,它是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泛滥的短信营销早已打扰到消费者的日常生活,这一现象显现出“个人信息泄露”的隐忧。当智能手机成为我们连接世界的基础工具,提供信息传递便利的同时,更该时刻警惕信息的采集内容。例如,疫情期间的行程数据。这种信息的采集在于服务社会,服务于用户。但属于公众个体的更多信息是敏感且伴有隐私性的,它们需要的则是被保护。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周汉华:因为后台有无数的APP在采集你的信息、调取通讯录、读取照片、打开麦克风、精准定位你的位置等等,就是无所不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保护个人信息的原因。包括说你的生物识别信息、行踪信息、金融信息、特定身份。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信息,在我们国家都属于敏感个人信息。就是如果侵犯这些个人信息,可能会对个人带来非常严重的社会后果。

  11月1日起实行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当中,对于平台应当如何使用用户个人信息,大型互联网平台的社会责任都做出了规定。也明确了平台不得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大数据“杀熟”。对于软件侵害用户权益这方面,工信部先后三次针对软件超范围收集用户个人信息进行检查,也于本周三,通报了38款软件存在问题需要整改。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周汉华:《个人信息保护法》明显体现一个原则——“最小必要原则”。就是APP程序、网站只应该采集为我提供服务所必需的信息,而不要采取不相关的信息。只有你的服务和这个信息相关,那么才能采集。

  软件平台需要自律,但他律仍是起到把关重要作用。除去法律约束,承载和传递信息的主要介质——手机,也在为用户提供更加安全的使用环境。

  荣耀终端公司隐私安全专家 殷高生:比如说这种导航类的APP,30多个权限里边,它申请了十几个。我们就根据这种类型APP的功能,结合到工信部场景的规范,就发现这个导航的应用,其实对于它来讲,这种位置信息是必要的权限。另外它申请录音,因为导航需要一些语音的输入,那其他的权限,其实在一开始使用导航是不必要的,我们是会给它一个默认的关闭状态。

  这家手机研发公司重点针对生活中常用的软件,分别做了这样的下发前干预,从源头开始进行阻止访问。除此之外,手机平台方每周也会对软件申请不必要权限的访问次数进行跟踪监测,综合分析出有过度使用个人数据风险的项目,进行手机端的自主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