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首页> 时政解读>文章正文

雨夜,离家出走的杭州男子给儿子电话时嚎啕大哭!警察一句话让他破防

  5月13日晚上11点过半,一位年轻人给清波派出所打了个求助电话。年轻人说,他爸爸从自家酒店离开后,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打了许久,只回了一句话,“你们不要找我了,我不回来了。”这让年轻人和妈妈焦虑万分。外面下着雨,老爸会去哪里?更重要的是,母子俩都猜得出男人离开的原因,这才更加觉得害怕。民警孙云军立即带人赶去了现场。

  雨夜,老爸突然离开了家

  那天夜里,杭州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报警的年轻人所在位置,是老城区的一家酒店,规模不算小,看样子,开得年头有一些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迎出来,说自己就是报警人小罗(化名)。小罗说,爸爸是晚上11点多出去的,没带伞,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小罗之所以觉得爸爸会有危险,是因为老罗这段时间情绪非常低落,郁郁寡欢,整天在酒店里唉声叹气。发现老罗走出后,小罗给爸爸打了无数个电话,微信也发了很多很多,可老爸有时关机,有时不接。许久之后,老罗回了一条信息:“不要找我了,我不回来了。”此时,小罗的妈妈也走出来,拉着孙警官低声解释,“我丈夫压力真的太大了,我们酒店租金一年几十万,现在疫情影响,实在有些入不敷出。以前赚的底子,都赔进去了,我怕他想不开……”

  孙警官又问小罗,“你爸爸还有没有别的好朋友?”“在杭州还有没有别的住处?”一连串问题都得到否定答案后,孙警官觉得这情况确实危险,赶紧带上小罗回到派出所,去查查老罗究竟去了哪里。那天晚上,正好是清波派出所合成作战室辅警朱俊鹏值班。被称为清波“活地图”的他经验丰富,孙警官一回来就找到他,请他帮忙。

  朱俊鹏

  朱俊鹏听说是老罗走失了,心里暗暗一惊,但找人要紧,就暂时没多问。他通过小罗提供的时间段和店周边的视频回放,明确了老罗的行走方向。画面中,只见老罗只身一人,在雨中慢慢走着,一路在三衙前的支小路上,沿西湖方向走去。此时,已经是12点半了。

  电话里,年过五旬的他嚎啕大哭

  老罗是个身材魁梧的人,一米八几的个头,远远看就能认出来。所以深夜四下无人的路上,通过公共视频很容易就能发现他。

  朱俊鹏发现老罗的行踪后,赶紧和孙警官等人冲下楼,往老罗的方向去寻找。老罗往南山路一带去寻,而朱俊鹏和小罗则骑着电动车,沿着老罗走的方向出发。

  一路上,朱俊鹏叫小罗别灰心,继续给老罗打电话,但始终没打通。小罗叹了口气,和朱俊鹏说,老爸真的不容易,酒店一年租金60多万,他去年已经很难了,找银行贷了100万。可今年客人一天就两三个,每天都在支出,他也实在没地方去借。

  “就算银行说可以先部分还款,他也真的撑不住了……”

  两人一路来到柳浪闻莺门口,因为正在施工,只能沿着边往里走,前面就是钱王祠了。

  就在此时,小罗打给老爸的电话突然通了。小罗打开手机免提,只听到老罗在电话里带着浓重的哭腔,边哭边责怪着自己。

  小罗听着难受,不断在安慰,而朱俊鹏则察觉到了一些信息。他发现,柳浪闻莺及周边都在施工,再往远一些则是热闹的酒吧。

  可老罗电话里的背景声特别安静,很可能在沿西湖的湖边,或是往南山路更深处走了。

  随后,朱俊鹏与小罗决定分两路继续找人。朱俊鹏冒着雨,往西边兜了一圈没见着人,再次绕回到钱王祠时,发现小罗扶着爸爸,父子俩慢慢从里头走出来。

  小罗轻声和朱俊鹏讲,“我爸在长廊里,坐在地上哭。”

  朱俊鹏赶紧联系孙警官,说人找到了。孙警官提出,外面下雨,要不让警车送这对父子俩回家?

  老罗拒绝了。他这时也认出了朱俊鹏,说“淋淋雨,让自己清醒一点”。朱俊鹏也没再多说什么,三个人淋着雨,开始慢慢往回走。

  一切会好起来的

  算算时间,朱俊鹏认识老罗差不多已经有10年多了。他刚来清波派出所工作那会,常在警务站执勤,而老罗的酒店,就开在警务站门口。

  朱俊鹏就记得,一个大个头老板,做生意特别热情。老罗以前会骑着三轮车去城站招揽客人,到了饭店门口,还指着警务站说,“你看,我们饭店就在警务站对面,民警都在的,绝对安全放心!”

  老罗和辖区民警关系也都不错。闲聊间,老罗说自己是外地来杭州打工,从一家水果摊做起,直到开了一家酒店,“想想都觉得不容易,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蛮骄傲的。”

  所以那个雨夜,三个人走在路上,走得很慢。朱俊鹏酝酿了很久,和老罗说,“你知道的,现在大家都不容易。”

  老罗没说话。

  “老罗,我也知道你这些年,谁能像你一样?你说这河坊街,延安路,这么多店,这么多年,开门,倒闭,来来去去有多少?你能从小摊贩成为酒店老板,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事情。”朱俊鹏说。

  “再坚持一下,再熬一下,现在疫情已经好很多了,肯定能好起来的。”朱俊鹏补充一句。

  老罗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走到一半,早已经浑身淋湿的朱俊鹏和父子俩告别,先回了派出所。他后来给小罗打了电话,确认老罗回家了之后,才放心下来。

  朱俊鹏让小罗再转达一句话,一切,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