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杭州美食>文章正文

杭州今日起成限牌第6城政策宣布前官方曾多次辟谣

人民网北京3月26日电(记者 仝宗莉) 昨晚19时,杭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014年3月26日零时起,杭州在全市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自此杭州成为继北京、贵阳、上海、广州、天津之后,我国第六个实施机动车“限牌令”的城市。值得一提的是,效法天津,杭州也是在限牌前几个小时才发布消息此前杭州市治堵办对于限牌曾多次辟谣表示杭州公共交通体系以及路网建设尚不具备限牌条件,限牌之前也还有限行升级等治堵措施,并指责车商为刺激消费进行炒作。这种屡次否认又仓促宣布政策实施的方式,在引发市民连夜购车潮的同时,也让不少消费者颇感忿忿不平。

从1994年起,上海成为全国最早实行车牌拍卖政策的城市并坚持至今。上海对中心城区新增私车额度通过投标拍卖的方式进行总量调控,起源是为了“控制新增机动车总量、缓解交通拥堵”,多年来也取得了积极的治理效果。北京自2010年12月24日起实施的购车摇号政策,目前已走过3年有余,摇号购车政策为北京小客车保有量的减缓做出了重大贡献。2011年7月11日,贵阳市政府发出第5号令,决定对汽车牌号分段管理。《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专段号牌并不额外收费,且实施时间暂定两年;和北京的摇号上牌也不一样,它并非限制购车,只要车不开进贵阳市一环路,普通牌照的车购买、上牌都与过去没有区别。

2012年6月30日21时,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7月1日零时起,对全市中小客车试行总量适度调控管理。限牌令通报仅3小时就执行,不少市民直呼太突然。无独有偶,2013年12月15日19时天津市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决定,自12月16日零时起,在全市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采取控制总量和适当限行的双重措施。从信息发布到次日凌晨实施之间仅有短短5个小时。而杭州今日起成突然宣布成为“限牌”第6城,期间也是仅隔5小时。对于杭州先一再辟谣又突然宣布限牌的做法,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陆献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政府向公众保密的最大原因是限牌“太过敏感”,总结其他已推“限”城市的经验,选择“突然袭击”的方式更为保险。

去年年底,大连机动车“限牌”立法获批,说明该市距离通过“限牌”的方式控制机动车保有量又近了一步。不止大连,随着城市发展,机动车保有量激增带来的系列问题,越来越多的城市或将加入“限牌”的行列。今天,新华网发表张毅署名文章认为:随着城市交通拥堵现象的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开始采用限牌这一行政手段,限行限牌正在常态化。

“限牌”对治堵无疑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关于这项政策的争议也从未消失。此前在广州实施汽车“限牌令”伊始,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哲文所所长曾德雄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限牌令之前一直没有风声,根本没有向市民征集意见。市民都有知情权,不能不征集民意就直接发布消息,政府部门要尊重民意。”浙江在线今日发表题为《限牌限行新政 应让赢家更多》的评论也指出,限牌政策从积极角度看是为了治堵、治霾,消极意义上看,限制了市民购车的权利,增加了购车的时间成本或经济付出。希望政府政策的出台能增加透明度,并让市民的福利增加超过福利削减,体现出“限牌”政策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