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首页> 杭州美食>文章正文

一进门就被臭味包围!市中心开了5年米粉店小老板转战城西,他说:店里一半

  “如果有机会的话,想开一家有家里(桂林)味道的餐厅,把我妈我大姨的手艺都摆出来。”

  还记得2020年,在和平广场的小院里,采访小桂林米粉老板陶君时,他聊起了自己的小目标,没想到一年之后,这个目标就“误打误撞”地实现了,“店有点远,在未来科技城这边,不过味道还可以,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一踏进藏在美塘广场三楼角落头的“小桂灵”,就被酸笋独特的气息360度无死角包围了。嗯,味道对了。

  老板陶君正一脸真诚地劝客人买团购套餐,“你想点的套餐里都有,还便宜,你要么点评上买个团购,我给你下单。”他告诉我,店里三桌客人,有两桌都是特地找来的广西老乡,还有不少小桂林米粉的老客人,听到陶君开新店的消息后,从滨江、笕桥那边赶过来打卡。

  店里人气最旺的当属一道醋血鸭,必须提前预定才有的吃。

  这道发源自湖南永州和广西全州的交界处的传统广西菜很多杭州人听都没听过,乍一看出品卖相也并不讨喜,黑乎乎干焦焦的一盆,试探着夹起一块,鸭肉肉质紧实,还带着旺火爆炒后的焦香,口味酸辣咸鲜,这样反差巨大的食后感,着实令人印象深刻,也难怪吃过的人基本上都会被征服。

  醋血鸭好吃的秘密就藏在门口一字排开的土瓷坛子里。这些泡菜坛子里的酸基水是制作醋鸭血的关键材料:宰杀鸭子时,将血盛到有酸基菜水的碗里,不会凝固又能去腥,是爆炒鸭块的天然调料,和“原汤化原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因为杭州市区禁止活禽交易,醋血又必须是新鲜鸭血,这也是醋血鸭必须预定才能吃到的主要原因。

  店里另一道备受好评的菜是酸笋炒牛肉。不用嫩肉粉处理的黄牛肉,口感有着肉本身的韧劲和香味,酸笋爽脆之余还带着几分“肉感”,让整道菜火辣酸爽,堪称“饭扫光”。

  陶君告诉我,小桂灵用的酸笋虽然也是从广西直接发货,但是和小桂林米粉的品种略有不同。在广西炒菜,要用整颗的腌酸笋尖而不是切好的笋丝。只保留整颗竹笋最嫩的1/3笋尖,腌出来的酸笋口感嫩,且味道更加浓郁。说白了,就是更酸更臭。毋庸置疑,炒菜时也会也更加入味。

  这样的酸笋几乎适配所有的食材,酸笋炒一切也是桂林人的餐桌日常。换言之,只要你能接受酸笋的味道,店里用酸笋烧的菜,诸如酸笋炒脆肠、酸笋炒大肠,酸笋鱼……大可以闭着眼睛放心点。

  因为小桂灵在食材上一贯的实诚作风,一吨酸笋尖只够大半个月的用量。陶君说如果算上运输成本和损耗,酸笋尖的成本比普通猪肉还要高一些。

  除了这两道酸辣的硬菜之外,用咸柠檬酸酵头黄皮果料理的柠檬鸭,酸甜软糯的酸梅猪蹄,酥烂到一抿脱骨的鸭爪螺蛳煲,从广西空运的枸杞菜,在小桂灵吃饭,不免有种每道菜都是下饭菜的感觉。

  这时候再开一罐冰镇的漓泉啤酒,可以说是很地道的吃法了。

  前段时间疫情反复,店里的生意颇受影响,加上临近过年,店里的大半员工都走了,陶君只得自己上阵兼顾点单、传菜、结账,“每天早上先去老店把新店要用的食材拉过来,然后一直站到晚上打烊,好处就是晚上回家睡得特别香。”

  一直到晚上九点半吃员工餐的时候,陶君才有机会坐下来,跟记者聊上两句。

  他说,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将自己惦念许久的广西菜馆开起来,“去年年初听到消息,和平广场那边要拆迁重建,小桂林米粉的位置比较尴尬,连房东都说不准到底会不会被拆,所以我就想找个地方再开家米粉店当备胎。”

  去年的一个夏夜,收摊之后,陶君骑着电动车从和平广场出发一路漫无目的的向西开,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我来杭州这么多年,从来没来过未来科技城这边,那天我都惊了,十点半的时候,还特别热闹。”正好他又查到美塘广场这有家餐厅已经倒闭三个月了,老板一直想把店铺转租出去,一拍即合就把铺面承租下来了。

  然而,到签约的时候陶君才知道,自己租的店面只能做中餐不能开米粉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陶君找来了老客人兼好兄弟老吴当大厨救场,小桂灵广西菜就这么上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