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首页> 杭州美食>文章正文

“踩雷”花样年杭州33亿元地产项目 百大集团出借亿元暂收回274万

债券违约、部分项目被指停工、信用评级遭评级机构下调……大型房产企业花样年近1个多月的日子有些艰难。房地产企业出现危机,建材、油漆等地产产业链企业难免受到影响,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以百货为主业的A股上市公司百大集团(600865,SH)也被花样年拖累。

据百大集团11月5日下午披露,公司曾向花样年杭州一地产项目间接放贷亿元,但目前只收回不到300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百大集团的主业波澜不惊,公司将不少精力用在了投资理财上面。踩雷花样年地产项目,这对百大集团的理财计划无疑是一大重创。

投资地产项目被坑

11月5日下午,百大集团发布《花样年项目逾期公告》。公告称,百大集团于6月18日向杭州鸿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鸿同)出资1亿元,通过杭州星昂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星昂)向杭州花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花浦)发放借款。

启信宝显示,杭州花浦成立于今年5月19日,由杭州花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花锦)全资控股。杭州花锦则由上海花样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花样年)和杭州星昂分别持股9%、91%。上海花样年为杭州星昂的劣后级出资人。

据悉,杭州花浦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经营,是上海花样年为开发杭州市滨江区浦乐单元R21-21a地块而设立的项目公司。一些媒体在今年5月报道称,杭州花锦以总价32.68亿元+自持比例2%竞得该地块,成交楼面价为27074元/平方米,溢价率为29.78%。

据百大集团公告,上海花样年作为劣后级LP对杭州星昂出资5.719亿元,杭州项晨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项晨)作为优先级LP对杭州星昂出资10.622亿元。这合计16.34亿元被杭州星昂出借给了杭州花浦。而杭州项晨的部分资金便是来源于杭州鸿同。

根据百大集团与杭州鸿同的协议约定,上述项目的投资期限不超过4个月。此次投资的预期收益率为10.8%/年,按季收取预期收益。截至11月5日,杭州花浦尚未履行协议约定的按期偿还债务本息义务。百大集团透露,公司只分别于6月21日收到8.91万元款项、于9月18日收到264.85万元款项,累计收回资金约274万元。

而据杭州星昂与上海花样年、杭州花锦、杭州花浦签署的相关协议,若杭州花浦逾期清偿债务本金或利息超过10日的,杭州星昂有权处置杭州花锦的股权,同时上海花样年不再参与杭州星昂任何财产分配。

主业波澜不惊,青睐投资理财

百大集团表示,公司正在与杭州启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启策)进行沟通,要求对方采取相应措施,并向公司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保护公司相应权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杭州启策为杭州鸿同的GP(普通合伙人,一般是管理机构)。启信宝显示,杭州启策的上层股东可追溯至杭州市城建开发集团。杭州市城建开发集团运营着“大家房产”。

“花样年项目逾期可能对公司2021年度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具体影响程度尚无法准确判断。”百大集团称。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1.43亿元,同比下降19.72%。

百大集团所属行业为商业零售业,系单店经营,杭州百货大楼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而自2008年起,公司就将杭州百货大楼委托给浙江银泰百货经营管理20年。因此,公司每年获得的委托经营利润较为稳定。

在主营稳定,似乎无需花费太多精力的背景下,百大集团将不少的精力放在了投资理财上。

早前,百大集团第十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以及2021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同意公司(含子公司)使用不超过12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投资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货币基金等低风险理财产品。而据百大集团2021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公司结构性存款发生额为8000万元、投资基金7072.80万元、购买理财产品4.83亿元,投资信托5.23亿元。通过这些理财投资,公司前三季度获得委托理财收益高达601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