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地民生>文章正文

半夜两点杭州西湖边,栖霞岭四户危房家庭的转移和一位女社工的44岁生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边程壹 见习记者 刘玉涵 通讯员 郭君妮

  9月13日凌晨1点,马丽燕和同事一起穿着雨披跑出社区值班室。

  她的身后是杭州栖霞岭社区的四户危房,里面住着老老小小18个人。

  “金阿姨快醒醒,现在雨越来越大,已经是台风应急二级响应了,我们带你们去附近的华北饭店安置休息。”马丽燕扯着嗓子喊。

  马丽燕是杭州栖霞岭社区书记。

  这一天,她在和秋台风“灿都”的抗击中迎来了她44岁的生日。

  转移、巡逻、不眠夜,注定让这个和“灿都”关联的生日终生难忘。

  1】被忘在危房里的小兔子“灰灰”

  马丽燕口中的金阿姨全名金连芝,是四户危房家庭里的一位户主。被马丽燕喊醒前,她睡得正香。

  窗外雨声厚重,双眼惺忪的金连芝,立即叫醒老伴、儿子、儿媳和十岁的孙女,动作利索地开着车去到不远处西湖边的华北饭店。

  1个小时后的凌晨两点,金连芝一家五口已经被安顿在华北饭店的两个房间。

  算上这次台风“灿都”和不久前的台风“烟花”,金连芝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来到华北饭店了。

  对于酒店的环境,她不陌生。

  不过等到她静下来坐在饭店的床上,突然想起一件事。

  十岁孙女养着的一只垂耳兔“灰灰”还在栖霞岭的家里。

  金连芝

  看着忙进忙出的马丽燕,金连芝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倒是马丽燕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问清楚后马上就说“别急,你们安心在华北饭店住着,兔子交给我们。”

  马丽燕承诺金连芝的,她做到了,就像她在社区任职的这12年间里每次的承诺那样,“我们这个女书记哦,言出必行的。”

  马丽燕与兔子“灰灰”

  “灰灰”

  小兔子“灰灰”暂时安置在社区接待室的一个角落。喂食、打扫卫生都安排上了。

  金连芝一家的住所

  2】经历过1988年的台风,现在安心多了

  这次在华北饭店台风安置点的,还有89岁的应玉美。

  这是18人转移安置队伍中的重点关注对象。

  “半夜,马书记帮我们叫了出租车送到华北饭店的。”应玉美的儿子倪国盛也60多了。

  他告诉小时新闻记者,两年前母亲不小心摔了一跤,之后就需要扶着才能走,转移出去很困难。“我妈妈腿上夹着钢板,不能走路,只能坐着轮椅。社区知道这个情况,专门派了一辆车来接我们,还有人帮着推轮椅,安排得挺好的。”

  倪国盛从小就住在宝石山下,经历过大大小小很多场台风,其中印象深刻的还属1988年的强台风。“1988年那场台风最大嘛,当时我刚刚开始上班。那个时候条件差一些,但是台风来了大家都是很团结的。一起把刮倒的树枝啊之类的清理掉,把路清理出来再干其他的事情。那时候人们不用讲的,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搞起来了,很有团结精神的。”

  倪国盛与89岁老母亲

  倪国盛说,现在应对台风越来越科学,办法也多了。“每到有什么大雨、大雪、台风,社区都会帮我们安置到饭店,接送、食宿都会安排好的,安心得很。”

  倪国盛一家的住所

  3】到现在还迷迷瞪瞪,对社工既感谢又心疼

  张明一家与王传来一家也在华北饭店暂住,“估计要住到16号”。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就去睡觉了,半夜被叫起来到现在还是迷迷瞪瞪的。”张明和王传来回忆凌晨的情形记忆还有些模糊。

  对于这两家人来说,这样的转移并不罕见。